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网红

血色玫瑰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03:10:35
白老爹叫白有福,大巴山里地道的农民,五十出头,却显得七老八十,牙掉了好几颗,背也有些驼了,黑瘦的脸上皱纹横七竖八,有如刀刻一般,令人想起罗中立的著名油画《父亲》。他大字不识,注定一辈子脸朝黄土背朝天。可他是邻村远近的知名人物,谁都知道他有一个英俊、天才的儿子,在京城上着知名大学。白有福三十岁上,得了一个朝思暮想的儿子,不幸老婆却在难产中死去,丢下一个五岁的女儿和还不曾睁眼的儿子。亏他走出了卖血的好路子,家里一旦缺钱,他就出去卖血,然后就着抄猪肝独自喝二两老白干酒,乐乐呵呵说是补血活血……日子就这样,充满苦涩而又满怀希翼。

一声鸡呜划破深山的夜空,白老爹立马翻身下床,怀揣了两个米硬馍,冒着黑咕弄冬的夜色登上了荒凉的山路。大步流星中,潮湿的露气和汗水很快沾湿了衣衫,可他心里却揣着蜜糖罐,儿子白蜀在京城立马就要大学毕业,眼看苦日子就熬出头了,娃他妈老说我有后福,她的“缺牙巴硬是咬中了虱子”。天刚蒙蒙亮,老爹就已站到镇上公路旁。等了一袋烟功夫,去果市的班车来了,他跨上车坐了一个位置。白老爹在车上思绪飘飘:记得是一个火热的天,儿子手里拿着个大信封,一路喊着蹦着,回家报喜。啊呀呀,是大学录取通知书哩,还是京城的名大学!一时间白老爹脸上所有的皱纹都舒展开来。村里出了第一个大学生,全村都来道喜!老爹晃着通知书,跑上山口大声地呼喊:“我儿子中了!儿子中了!”“中了——”“中了——”山谷里回声一浪一浪,应和着老爹!晚间躺在床上,老爹掰着指头盘算儿子的学费钱,如果,先前小蜀按自己的叮嘱去考果城的大学就省一些了,可儿子志气大,硬是地要读京城的好大学。瞧着儿子春风得意的样子,老爹哪还有一丝半毫责备的意思?不就是多花几个钱吗?老子血管里有的是血!儿子走马上京城,风光,值!

前些日子儿子心急火燎地打来告急电话,说,他熄灯后在宿舍里用电脑,偷接了走廊里的电,被学校发现,要罚款 000元,让老爹马上赶快想办法凑齐这笔钱,不然影响毕业。儿子说,得赶紧把钱打进卡里,否则要挨处分!还说,电话就不要回拨过去了,因为万一不是他接电话,会麻烦别人,影响其他同学休息……凑钱还得靠老办法呀,谁知道血站有臭规定,必须隔6个月才能抽一回血,一次最多400毫升,给150元钱。你有门坊我就有对子,白老爹玩着花样,隔三岔五轮着跑附近几个县的血站,每次去前都抱了瓜瓢,猛喝一阵子凉水。担心脸儿太熟不好办事,今天白老爹选择了远走果市。

地级果市的血站条件不错,宽敞的屋子,四张床上床单雪白雪白,装了电视。细皮嫩肉的小护士个个都漂亮可人。一位带着口罩的小护士帮助老爹填完表格之后,很温柔地往老爹手上擦消毒液和酒精。
“别紧张啊,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。”小护士笑嘻嘻的,于是故事从她的那口罩里边徐徐地传出来:
“这是前几天我在网上看到的一个很有趣的故事:叫做‘史上最牛的校园求爱’!”
“有意思,讲来听听!”邻床一位留着平头的小男生来了兴趣。
“这一幕发生在XX市理工大学学生二食堂和女生公寓中间的空地上,这天晚餐前有人抬来一副架子鼓,立时吸引了百余名学生围成一圈,食堂二楼和三楼的过道上、女生公寓窗口边,人头攒动。有人开始演奏起架子鼓,几个男生跳起街舞耒,一些人击着掌齐声高呼:米校花,快出来!米校花,快出来!引得围观的同学也跟着一齐起哄……”
白老爹一边听一边开了小差:啊,我儿子的大学到底是什么样儿啊?真想去开开眼界。可是,老爹一贯都严格地按儿子的指示办,儿子说了那么多去不得的理由,不去就不去吧,省点钱。
小护士轻盈地拿出来一根钢针,粗粗的,冷冷的钢针。
“男主角出现在人群中心,求爱的男生身着白色衬衫,白色西裤,红色的领带系得恭恭整整,双手高擎的一大捧玫瑰花,在雪白的衬衣映衬下,格外娇艳火红。女生公寓有人欢呼:‘啊,白马王子!白马王子!’一个男生拿着话筒介绍:爱情王子白小鼠,出身名门,父亲是红色商人在国内外做着神秘大生意,小鼠本人风流倜傥,为人义气,出手大方,怜香惜玉,身边美女成群……男主角挥舞花束,应声来到圈子中央,带领着大家面对公寓,有节奏的叫喊女主角的名字:米一芝!米一芝!那热闹埸面,就好像刘三姐与秀才对歌的阵仗……”
“什么是白马王子?”老爹不禁发问。
“白马王子就是女孩子心里爱着的有钱有势有气质,又英俊又潇洒的好男人!”——小男生不满这种打岔。
白老爹眨巴着眼,隐约记起好像有什么人说过,我家白蜀就是个白马王子呢!白蜀高中时就成大小伙儿了,人是细了点,但个头挺高,鼻子是鼻子,眼睛是眼睛,嘴儿又甜,穿戴也整齐干净,头型又好看,很惹人怜爱的……他是白家唯一的大秀才,大家越是夸他,白老爹就越是不吃不穿,一门心思让儿子派头儿一点!
手上擦的消毒液和酒精渐渐的挥发,那块皮肤也在慢慢的变得冰凉,小护士眼疾手快地进了针,瞬间,一种短促而急迫的剌痛在老爹全身迅速地一闪而过。
“突然一袭红霞从女生楼寓上闪下来,神秘女主角米校花,身着黄衣红裙,双手握在胸前,伴着掌声,嘻嘻哈哈,轻移莲步直入圈心。米校花白净秀气的瓜子脸儿上红云朵朵,面含娇羞,半低了头,乜了眼,对着心仪的白马王子猛地一阵放电……”
小男生皱了皱眉头。
不知我家白蜀现在有没有人喜欢?我这个穷光境该不会拖累娃儿找女朋友吧?老爹担心着。
那颗红色小球开始律动起来,空空的塑料袋渐渐的有红色的液体渗入。
“男生手捧鲜花快步奔向女生,单膝跪地,奉上花束……女主角扶起白马王子,一对恋人紧紧顺势拥抱在一起。五颜六色的彩带腾空而起,心花怒放的男主角端起心爱的女生疯狂地旋转起来,红裙子象一团燃烧飞舞的火光,玫瑰花也更加血样的鲜红,鲜红。人群沸腾起来,掌声,嘘声,欢呼声,震荡了整个校园……”
小护士抿着嘴,脸上也洋溢着幸福的感觉。
小男生扮着鬼脸,不觉用双手击打床板:“恶心!恶心!”
“小朋友,你不行啊!”小护士用手指羞羞小男生的脸,娇嗔道,“嫉妒了吧?害我多忙活一阵子。”
儿子该不会干这种傻事吧?自己上大学不容易,他最明白的。老爹心上的陈年旧伤又如眼前的塑料袋,满是鲜血:一盏飘飘忽忽的煤油灯下,围坐着爷儿三人,女儿初中毕业,儿子也读完了小学,怎么办?老爹颤巍巍地拿出一枚硬币:“你们就听天由命吧!”
屋里死一般的寂静。“娃儿他妈,我对不起你,我也是迫不得已呀”——老爹不由悲泪纵横。终于,女儿一把抢过硬币:
“别丢了,弟弟成绩好,让他将来上大学吧!”说着哭得泪人似的。其实,女儿也一直是“三好学生”,她心里何尝没有大学梦呢?
不幸的人家总是不幸,那年为筹集弟弟进京上学的费用,去广东打工的姐姐,晚上在工厂做深夜班,白天又去揽了扛包上船的临工,本就欠点力气又加休息不好,一脚踏虚,竟掉进海里,苦命姐姐用这种悲惨结局告别了老爹和弟弟……
塑料袋愈加鼓胀着,“血平线”在慢慢上升,乌红的血液从身上一滴滴流出,一张张钱就在老爹眼前晃动,现实中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又从心头涌起,这是一种幸福感,自豪感:“儿子别急,钱,老爸快给你凑齐了!”
故事还在继续:“这时,几名同学在男主角的背后魔术般地展开一张横幅,上面写着:‘白鼠爱大米,永远在一起!’又引起一阵轰动。这‘小白鼠’是大家对这位男主角的昵称,大米当然是这位姓米的校花罗。”
“有点意思”——小男生咧嘴笑笑。
“别打岔,故事到了关键处!突然,空中下起了一阵密集的巧克力雨,围观的同学有的接有的拣有的抢有的嚷,闹哄哄乱作一团。巧克力大战正在如火如荼,两名身穿蓝色制服的保安人员冲进现场,一个试图夺取横幅,一个高声呼吁:‘同学们,赶快离开现场!’人群中开始出现阵阵抗议,刚抢到的糖也都变成了武器,巧克力飞蝗一般向保安砸去。终于,保安带走了风风光光的男主角。”
“喂,故事动人吧?”小护士有点羡慕这个女生,放任的感受着幸福,仿佛自己就是女主角。口里又情不自禁地称赞男生:“酷吧?牛吧?太酷了!太牛了!”
小男生有点不以为然:“学生嘛,是不是有点太过张扬!再后来呢?”
故事真的还有尾声。“入夜,女生公寓先是怪怪的漆黑一团,随着三声口哨响起,红色的灯被陆续打开,迎面望去,几层楼的相关宿舍用灯光组成了一个硕大的‘红心’,校园里再一次轰动起来……”
“这些姐们真是热心肠啊!”
“男主角有钱呀,据说一人一个面包一瓶可乐,就乖乖搞定!”
“拿父母老子的钱操大款?我接受不了这种疯狂!”
老爹嘴角翕动着,我的白蜀可不会学成这个样子,他用钱好像是多得一点,但总是花在刀刃上的嘛:这学期路费550元,买衣服 50元,补上学期欠费200元,买书费450元,重修、选修课程500元,本期学杂费6500元,生活费一月600元,零花一月200元,毕业前消费 000元,XX课没有过关,要到老师那儿走一趟,国庆长假全班统一组织去旅游,实习费,论文费……笔笔都清楚,都正当,就是这罚款不也是为了毕业、成才吗?
“好好浪漫啊,好好有创意啊!嫁个这样的白马王子,也不枉一生了!”小护士挺激动。
“可是,后来,学校领导出面干涉了。再后来,白马王子受了处分。有记者在大学办公室走廊上看到学校二00七年X月XX日公布的关于处分这位同学的决定,说是因为他组织同学从事与学生身份不符的活动,造成大量学生围观,严重破坏了学生正常生活,又不听劝告,学院研究决定给予他开除处分。”
“通告上这位风光的男生真名叫什么来着?”小男生挤眉弄眼,有点幸灾乐祸。
“他叫白蜀,你看,连名字都这么动人!”
接下来小护士和小男生就你一句“学校不解少年风情”,我一句“不自重活该”之类,开始了唇枪舌战!

白——蜀!两个字却象原子弹爆炸在头上,瞬间粉碎了白老爹一生的幻想。他紧闭了双眼,一阵昏天黑地,躺在那儿一动不动,几十年从他血管里决堤似的奔涌而出的上吨的鲜血,汹涌着澎湃着,卷起一层层的殷红的浪花与血沫。他突然间就失去了为儿子筹钱寄钱的兴致和快乐。他这才回想起白蜀上大学期间,同家里联系的那些电话,所有电话的内容都是钱!钱!钱!他第一次感觉那一个个电话就是一道道催命符,是一个个卖血通知书!回想起白蜀不要他去京城的百般劝告,不要去电话的千叮万嘱,他第一次感觉自己和儿子的心隔着万重大山!顿时,他觉得天旋地转起来。
殷红的血还在静静的注入袋子,白老爹脸上的绉纹紧紧拧在一起,隆成了小山,天昏地转,脑子一片空白。陡地,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拔掉针头,翻身下床,快步冲出门去,一边飞跑一边手舞足蹈,一边失声狂喊:“儿子中了,我的儿子中了……”
屋外,天空里乌云翻滚,一阵闪电雷鸣,瓢泼大雨从天而降。瘦弱微驼的白老爹那张牙舞爪的身影,趔趔趄趄地消失在雨幕中。屋里,争论还在继续,大家一时竟还未觉出异样。白老爹躺过的白床单上,针头前一团血渍在慢慢扩展,殷红殷红,幻化出一大团血色玫瑰来……

共 4506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父亲为儿子上学凑钱不惜身体,超量鲜血,儿子却在大学做些荒唐滑稽的事情,可怜天下父母心!可惜天下父母心!可叹天下父母心!可悲天下父母心啊!小说构思奇巧,故事情节感人【编辑:李荣】
1 楼 文友: 2009-10-08 11:57:10 写的不错! 喜欢文学、音乐
2 楼 文友: 2009-10-09 09: 1:19 伤感,很有感触,唉!现在的孩子呀! 快乐、微笑的我,喜欢文学的我
 楼 文友: 2009-10-09 2 :2 :40 我写完,心情很沉重! 天涯逸人----泛自由人,时有梦想,缀梦成文,不赚喝采,聊以 。幼儿流鼻血
幼儿口舌生疮
儿童小便黄
新生儿眼屎多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