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女人

无量帝尊第五十章愚公传奇求收藏求推荐票

发布时间:2020-01-22 22:56:29

无量帝尊 第五十章 愚公传奇(求收藏,求推荐票)

半个小时后。

林珝跟着两位少女来到了一家名叫“醉意居”的酒楼。醉意居是城里最大的两家酒楼之一,生意非常兴隆,老板曹彦是双髻少女的姑父,少女没有和姑父招呼,拉着林珝火急火燎地冲进了二楼的一家雅间,立刻吩咐伙计上笔墨纸砚。

那伙计跑堂也有二十年了,来酒楼不上菜上这玩意儿还是头一遭遇到,好在这位侄小姐的奇葩也不是第一次领教了,不久,笔墨纸砚就摆在了林珝面前的茶几上。

双髻少女说道:“小陈先生,这次请你以‘论恒’为题,做一篇文章,不用太长了,有个三四百字就够了。”

在双髻少女看来,不用太长是想替小陈先生省点力气,然而青衣女子却知道,这种文章,越短越难。

她曾听表妹偷偷告之,那一篇名动文院的《劝学》是一位小陈先生所著,今天一见居然这样年轻,难免有些不信,正好借这个机会亲眼见识一下他的才学。

恒心?持之以恒?还要三四百字?

林珝略一思索,开始写了起来:“太古有太行,王屋二山,方数百里,高万仞。本在冀州之南,河阳之北。”

青衣女子曾博览古籍,自然知道冀州、河阳都是传说中太古时代的地名,只见少年借着写道:“北山愚公者,年且九十,面山而居。惩山北之塞,出入之迂……”

林珝写的,自然是前世《列子.汤问》中著名的寓言《愚公移山》,最后部分作出了小改动,把感动天帝改成了感动太古神魔,搬走了两座大山。

青衣女子先看时还觉得不怎么样,待到一篇写完,终于露出动容之色。这文章命题是论恒,但通篇竟没有一个“恒”字,就是一个以太古为背景的小故事,却将“持之以恒”一道诠释无遗。

青衣女子自忖换做是她自己,以“论恒”为题写一篇文章,决计比不上对方,更难得的是,还是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,堪称惊才绝艳,远胜于她,那《劝学》是这小陈先生所作,当是毫无疑问了。

青衣女子虽然非狂妄自负之人,但对自己的文才武技也有相当的自信,想不到那一晚最引以为傲的剑术完败于神秘人后,今天又碰到一个文才远胜自己的少年。

若是知道,从某种角度上讲,那晚之人其实也是眼前此人,不知道她会有如何感想。

青衣女子从头又读了一遍,由衷地赞道:“小陈先生才华横溢,我自愧不如,佩服!”

双髻少女一阵惊讶,表姐的能耐她可是知道的,不光是修行,文采方面也是一等一的,就算是自家老爹都赞不绝口,没想到这篇文章居然能让表姐如此佩服!

小陈先生威武!威武!

“小……表妹,来一下。”青衣女子差点喊出小仙两个字,拉着两双髻少女来到一旁,“这篇文章,如果你拿给你爹的话,只怕是不行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双髻少女眨了眨大眼睛:“不是写得很好吗?”

青衣女子叹了一口气,解释道:“就因为太好了,就算是我也写不出来,你以为你爹看不出么?”

“没事啊……我家老头子在那篇《劝学》的时候应该已经看出来了吧,”双髻少女也不傻,想了想,“不过,我爹说了,只要隔一段时间完成题目,以后不逼人家考文院,还答应人家每周跟舅舅学武呢,小陈先生真是本小姐的福星!”

青衣女子心思敏捷,已经隐隐猜出了韩先生的几分用意,看了看与表妹同龄的少年,没有再说什么。

双髻少女将《愚公移山》抄写了一遍,勉强看懂了意思,不由惊讶道:“这老头真傻,怪不得叫愚公。”

林珝笑而不语,青衣女子深有感概地说道:“这故事寓意颇深,大恒心,大毅力者,在旁人看来,何尝不是愚者?尤以修行一道,更是如此,若只学智叟心态,又怎能超越自我,不断突破?”

“修行?”双髻少女一听这个和修行有关,耳朵不由竖了起来,又仔细问了问这篇故事的意思,一脸憧憬地道:“愚公后来一定成为太古时代的不世强者,小陈先生,说说这位强者后来的故事吧。”

“后来?”林珝有点傻眼,这感觉就好比说了一个自以为很逗趣的笑话后,对方根本没笑,反而一脸认真地问“后来”怎么样。

看到林珝的模样,青衣女子忍不住莞尔而笑,尽管隔着面纱看不太真切,依旧能感受到那种绝代风华。

在双髻少女的强烈要求下,林珝绞尽脑汁,把封神演义里的“十绝阵”的故事稍作改编搬了出来,改为“人类修行者者”愚公闯太古神魔十阵。

青衣女子只觉情节生动,有种听一段后忍不住想要接着听下去的感觉,不由惊讶。

那双髻少女平时虽然爱看一些游侠小说,但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等神魔大战的情节,直听得津津有味,一段十绝阵讲完,两眼已是星光泛滥。

“小陈先生!说的一手好故事!”双髻少女一拍桌子站了起来,吓了林珝一跳,“以后本小姐唯你牛头是瞻!”

这句话让林珝小心肝又颤了颤,就连青衣女子也是一阵惊悚,纠正道:“表妹,那叫马首是瞻。”

“马头和牛头差不多吧。”双髻少女呆了呆,随即想起来了,“我知道了!是不是因为那个什么马牛不相及?”

林珝与青衣女子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地做出了不解释的决定,否则会越打越歪。

双髻少女根本没将这些细节放在心上,笑嘻嘻对林珝说道:“不过,小陈先生每天要讲个故事给人家听哦。”

林珝连忙摇头不迭,你大小姐还是找别的牛头马面去吧,小弟的脸型太清秀,不适合你的重口味……

“对了,长孙小姐,这块令牌请收回吧。”林珝拿出了那块“绝”字令牌,他已经猜到之前令牌闪烁的缘故,是“长孙湘”手中另一块“灭”字令牌施展的秘术,两块令牌之间能够相互感应,确定位置。

“那怎么行!为了找到你,我特地昨天就从表姐那里把她的令牌拿来了。”双髻少女毫无避讳地拿出那块“灭”字的令牌,晃了晃。

林珝才知道“灭”字令牌是青衣女子的,暗道好险,还好那晚“绝”字令牌他放在了客栈,否则今天见面就可能穿帮了,这一来,更加坚定了交还的决心。

“小陈先生……”看到林珝执意要归还令牌,双髻少女有些黯然,“你不当人家是朋友吗?”

说实在的,这“长孙湘”虽然有些不靠谱,但天真活泼,也没有什么架子,给林珝的印象很不错,看着丫头失望的样子,他心中不忍,说道:“长孙小姐言重了,你若是不嫌弃,以后咱们就是朋友,不过这令牌……”

双髻少女立刻露出笑容,说道:“这就对了嘛,小陈先生,你就收着这令牌,以后人家也好找你。对了,有谁惹你,你就报我‘长孙湘’的名字!”

听到表妹用自己的名字继续招摇撞骗,青衣女子感觉到之前没有揭穿真相是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,门外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:“小仙!”

双髻少女立刻如兔子般弹了起来,口中慌慌张张地说道:“哼哼!这个姑父,居然只喊表姐,连我这个亲侄女都不记得了!”

说着,双髻少女一阵风似地冲了出去,林珝倒没注意这些,只是看着手中送不掉的牌子,有些无语。

青衣女子原本还有些担心,表妹居然把她父亲的“绝”令随便就给人了,是不是被骗了,搞不来还会惹出大事来,今天跟随前来,也有追回的意思。如今与林珝这么一接触,倒是心下释然了,微微一笑,说道:“既然连表妹都这样说了,小陈先生就收下令牌吧。”

“小陈先生”品行上佳,才学过人,明知她是长孙世家中人,却毫无讨好之意,看向她和表妹的眼神也很清澈,与那等居心不良之辈截然不同,是个值得一交的朋友。

不过,不知道为什么,青衣女子心里有种隐隐的熟悉感,好像在哪里见过林珝,具体就是想不起来。

林珝只好收下令牌,双髻少女和一个中年男子已经走了进来,这中年男子大约四十来岁,身材有些富态,留着八字胡,小眼睛中透出精明,手中把玩着一只小巧的瓶子。

“小陈先生,这位是我的姑父曹彦,醉意居的大掌柜,姑父,这是小陈先生,我的朋友。”

林珝站起身来,行了一礼:“陈叙见过曹大掌柜。”

“小陈先生客气了。”曹彦看了看眉飞色舞介绍的侄女,又见青衣女子也在场,不由高看了林珝几分,开口道:“既然是小……小湘的朋友,也就是我曹某人的贵客,小陈先生第一次来醉意居,请务必留下一醉。”

曹彦生性较为豁达,没有一般生意人那种斤斤计较,林珝与他交谈了一阵,只觉颇为投机,便将另一个世界的一些促销手段说了出来,

曹彦先前还道这读书人哪里懂做生意,哪知越听越是吃惊,最后起身对林珝深施了一礼,说道:“曹某受教了。”

双髻少女大为意外,问道:“这个什么折扣、免费不是少收钱和不收钱吗?怎么还是好主意?”

青衣女子早已听出其中奥妙,笑而不语。

正交谈间,忽然听到外面隐约传来争吵声,不由皱了皱眉。有伙计进来耳语了几句,曹彦立刻向林珝和青衣女子告了个罪,起身离去。

曹彦出去后不久,那争吵声非但没有减小,反而越来越大了。

双髻少女忍不住打开雅间的门,正好看到楼下那几个人把桌子掀了,不由大怒,正要跳下去动手,忽然被人一把拉住,就看到青衣女子对她摇摇头。

PS:感谢起名太长、老步天孤打赏。

松岭区人民医院
蔚县中医院预约挂号
山西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最好
邢台治疗牛皮癣价格
绍兴治疗宫颈糜烂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