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女人

市民練車五天遭教練揍四天教練我責任心強圖

发布时间:2019-11-09 07:12:47

市民练车五天遭教练揍四天 教练:我心强(图)

沈先生的耳朵被“野蛮教练”揪破了

遭遇

“油门踩得慢了点,他就一巴掌扇上来”

教练纠正错误直接挥拳头,耳朵被揪破脑袋遭敲晕,大腿上青紫一片

“说实话,我现在坐在驾驶座上,心里都有些害怕”沈先生说今年3月,他在东正驾校报名学车,学费6000元,在通过了科目一、科目二考试后,他接到了7月17日参加科目三路考的通知

得知这一消息时,离考试已经不足一个星期路考训练于7月12日至7月16日进行,7月17日考试第一天训练还算正常,但只隔了一天,徐教练的态度突然来了个180度大转弯,“像完全变了一个人”

在学车过程中,刚上路的学员自然会碰到各种问题,需要教练好好指导沈先生说,徐教练在纠正错误时,语言上辱骂算是轻的,有时候就是直接挥起拳头,敲他的脑袋“他的手上劲很大,每次敲得都很痛”沈先生说,学车的几天时间里,平均每天要被敲脑袋两次,最多的一天敲了三四次

“如果有什么错告诉我就行,干嘛要敲我的脑袋,被他一敲我就更紧张了”沈先生说,被敲脑袋后当时头会有点晕,第二天还会肿起来有时候第二天醒来,轻轻一碰被敲的地方,感觉很疼

除了敲脑袋,这个教练对沈先生的耳朵也“特别关照”沈先生向出示了几张照片,照片上右耳廓中间有凝结的血块,靠近耳根的脸颊上也有一道红色的挫伤印痕

沈先生说,教练伸手过来时力气很大,揪到耳朵之前就会狠狠戳到他的脸上“可能是我耳朵比较脆弱吧”沈先生说,第一次被徐教练揪耳朵时,很疼,感觉当时就有点撕裂了,不过没流血,快好的时候又被揪了一次,结果就撕裂出血了,“耳朵揪成这样,你想得多大力气”受伤的不仅是耳朵,沈先生的大腿也是青一块紫一块他出示了几张照片,说是被徐教练拳头砸的“有时候加油门慢了点,他就一巴掌扇在我大腿上,疼得我龇牙咧嘴”他说,前几天发现腿上一片青紫还有些纳闷,后来才明白是怎么回事

录音

人生最黑暗的时刻

沈先生:“教练,能冒昧地问你一句,你是叫徐初定吗”

徐教练:“干嘛”

沈先生:“这两个礼拜让你教,就是想问下,有没有在练车的时候不小心得罪了你”

徐教练:“没有,就是练得太烂了,方向感太烂了”

沈先生:“那你从教10年,如果碰到我这种笨的你也是这样打吗”

徐教练:“对,我是出名的”

这是东正驾校学员沈先生和徐教练的一段对话沈先生拨打本报市民,举报学车期间遭遇野蛮教练,不仅索要香烟,还对他进行语言侮辱,甚至动手打他,敲脑袋、揪耳朵、打大腿,以致他耳朵裂开流血,大腿淤青

“路考练了5天,4天被他打过”昨天上午,沈先生带着四段录音和几张被打伤后的照片,向讲述了自己“人生最黑暗的时刻”

取证

“本来不想敲你的”“明天每天买两包中华烟来”

录音证实教练打人骂人,教练自称“出了名”,遇到“笨学员”都会打

尽管屡次被打被骂,但沈先生担心反抗会影响自己培训考试,一直忍着学法律的他留了个心眼,暗中录下了与教练的对话作为证据“真想把他打我的视频拍下来,可惜没办法”沈先生说,他一共录了4段录音,足以证明徐教练存在打骂学员的事实

听了沈先生提供的4段录音,第一段录音中有“本来不想敲你的”的内容,第二段录音中则脏话连篇,第三段录音有一句“明天每天买两包中华烟来”,在第四段录音中这个教练不仅承认自己打人,还说明了打人的原因

这段录音是沈先生在考试前一天录下的,询问徐教练自己是否得罪了他才被打徐教练在对话中表示,打他是因为“恨铁不成钢”,并说遇到“这么笨的学员”都会打,是“出了名”的

听完了沈先生录下的对话,在对话中,教练在知道沈先生30岁时说了句“那够烂了”沈先生说他的车感比较差,教练越打越恐惧,“老是觉得有人在旁边对你攻击,真的有点恐惧,有时候你拍手也好拍腿也好,你打头我真的会头晕上次给你说的是真的,你那天给我打的,这边摸着还疼”对沈先生的这句话,徐教练用一个例子作为回应他说,以前带过一个新垵的学员,也是被敲了头,那人考试过了还请他吃饭他敲学员的头时,学员没有生气,还摸摸头笑了笑他问“敲你不够疼是不是”,那个学员说“教练敲最好了,不然记不住”

举报

“不想让其他学员跟我一样,学车跟做噩梦一样”

猜测挨打和没有“孝敬”教练有关,担心驾校是“同伙”不敢要求换教练

“我就是想让人知道徐教练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让其他学员不要跟我一样,学车跟做噩梦一样”沈先生说,回想自己学车过程中被教练打骂的细节,猜测或许跟他没有“孝敬”徐教练有关

沈先生说,一起练车的学员中,有一个好像给教练送过什么东西,练车时教练对这个学员就很照顾还有一个学员平时有抽烟,每次练车都会给教练递几根烟,而另一个是女学员,估计教练动手打她也不方便“只有我不抽烟不喝酒,所以就挨了打”

“我学车的时候一直都没敢生气,因为我怕教练给我穿小鞋考试的时候他是我的引导员,我也没敢告诉驾校,我怕驾校和他是一伙的,连要求驾校换一个教练也不敢,怕他跟别的教练打招呼,还会给我穿小鞋”沈先生向说了一连串的担心,这也是他当时之所以选择忍气吞声的原因

在通过科目三考试之后,他曾有过 “算了吧”的 念头,不希望用这样尴尬的方式结束驾校的经历但是,每次想起那几天被打的情形,尤其是听到录音、看到照片,他的心里就感觉过不了这个坎“我不是被打的第一个,也不是最后一个,我要讨个公道”上周五,沈先生拿到驾照后,拨打了本报市民和市运管处投诉,举报徐初定

和沈先生一起学车的女学员,也证实亲眼目睹徐教练殴打沈先生的行为“我当然会害怕啊看着他被打,我就会想等下我开车的时候会不会也被这么砸脑袋”这名学员说,因为惧怕挨打,开车的时候就会特别紧张,而一紧张就更容易犯错,一犯错徐教练又会骂,形成了恶性循环

金振口服液是大品牌吗
工作常备腹泻用药有什么
生物谷药业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