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移动藏经阁 第两千六百四十八章 惩处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7:05:18

移动藏经阁 第两千六百四十八章 惩处

青烟进入众仙馆内没多久就出来了,不过身边还跟着一人。

白晨出现在大庭广众下的时候,立刻引起不小的非议。

显然,大部分人都没想到白晨这么年轻,以白晨的年龄来说,显然与众人心目中的高人相去甚远。

只有青烟等人的敬仰目光,才能依稀的感觉到白晨的重要性。

白晨的目光平淡,走到那个病人的面前。

“先生,可有办法?”青烟担心,如果连白晨都无能为力,对于众仙馆的影响将会非常大。

白晨看了眼病人,蹲下身子在病人的胸前摸索了几下。

然后摸出了病人的一枚玉坠,张鹤仙立刻大喝一声:“小贼,你敢当众窃取他人财物?”

说罢,那张鹤仙便要上前抢夺这玉坠,白晨突然抓住上前的张鹤仙,随手便将玉坠塞入张鹤仙的嘴里,然后逼着他咽下。

“你……我……你做什么!?”

张鹤仙干呕几下,却无法将那玉坠吐出来。

“做什么?拿这害人的东西给他,你说做什么?既然你喜欢这东西,那就还给你便是了。”

白晨淡然说道,说罢又蹲到地上,掌心摁在病人的身上。

病人的皮肤开始恢复光泽,脸上的气色也开始变得自然,胸口起伏的频率也快了许多。

嘶――

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,这就治好了?

“无名神医……他是半个月前的那位无名神医……”

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,这时候人群再次沸腾起来。

无名神医,半个月前出现过一次,虽然只出现了一次,却治好了上百个病人。

并且其中不乏几乎绝望的病症,残废、肺痨、失明……

而且最为震惊的是,他治疗只需要触碰到病人的身体,就能够治好病人。

无名神医的名字,就是从那上百个病人的口中传出的,然后愈演愈烈。

虽然还有很多人表示怀疑,毕竟大部分人都没有亲眼所见。

有很多病人,以及病人的家属亲友都极力的证明。

虽然有人相信,也有人怀疑,可是不得不说,这无名神医的名字,传遍了街头巷尾,整个洛阳城的百姓多多少少都听说过这个名字。

可是今日他们信了,因为无名神医真的出现了,而且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。

张鹤仙的脸色惊变,关于无名神医的传言,他当然也听说过。

只不过先前一直都只当作是讹传,不过是无稽之谈罢了。

却怎料这无名神医当真存在,而且就如传言中的一样,只要摸一下,便能将绝症治愈。

“快……快将那玉佩拿出来!”张鹤仙拉住白晨,急切的叫道。

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他的身体开始难受,他迫切的嘶吼道。

“吃下去的东西,那就别吐出来,反正那东西本就是你的。”

“你在胡说什么,我不管你是什么阿猫阿狗,我的背后可是有一位天潢贵胄,你若是不想死,最好乖乖的听话。”

“本公子最不喜欢听到的就是威胁了。”白晨淡然笑道:“而且吞下了那东西,你以为自己还能活的了多久?”

“先生,那是何物?便是那东西导致这人重病的吗?”青烟不解的问道。

“那东西看起来挺漂亮的,绿幽幽的就如同玉佩一样,可是对于普通人来说,就是个至邪的东西,它会散发一种叫做辐射的光,如果长时间接触的话,就会如这人一样,身患重病,而且无药可医,不出几日就会死于非命。”

众人听的倒吸一口凉气,不少人看向张鹤仙的目光,都带着幸灾乐祸的眼神。

“先生,您怎么知道那东西是这个老头的?而不是这个汉子的?”

“你看这汉子的衣着

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六百四十八章 惩处

,怕是饭都吃不饱,哪里有闲钱去佩戴那种东西?从这汉子的身体衰弱程度来看,他接触这东西大概也就一天多的时间,若是没人给他这东西,他如何会佩戴?”白晨看向张鹤仙:“年纪这么大了,还是如此的心术不正,死有余辜。”

“我错了……我错了……救救我……快把那东西取出来……”张鹤仙极其爱惜自己的生命,立刻就跪在白晨的面前。

面子再重要,也不如自己的性命重要,他非常清楚这东西的祸害。

毕竟是他家祖传下来的,这东西就是一个邪物,家里的祖辈留下的记载里,记得非常清楚。

这次他把这枚邪玉拿出来,就是打定主意要将众仙馆弄垮。

只是,让他没想到的事情,这个据说是没有人知晓的邪玉,居然被认出来了。

张鹤仙很清楚,如果这枚邪玉接触的太久,就会死的很惨。

他曾经对几个病人做个实验,对于那几个病人的惨状,可谓是历历在目。

没有一个病人能够撑得过七天,一般都是三到五天,就会死亡。

初期的症状就是头发脱落,然后就是皮肤开裂,失去痛觉,反胃、恶心,败血……

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活死人一样,最后就是死亡!

张鹤仙不想死,更不想死的那么凄惨,所以他屈服了,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。

不过,他显然是低估了眼前这个人的残忍。

“错了,那就接受惩罚,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犯下的错误负责。”白晨淡然说道。

“你……”张鹤仙的脸色突然变得狰狞起来:“你们还愣着做什么,给我将他拿下!真以为老夫拿你们没辙了吗?”

张鹤仙的那些家奴立刻一拥而上,可是就在这时候,一队人马从街头的另外一端过来。

“住手!!”

豹子大喝一声,却已经拔刀而出,与狄府的护卫一起,如狼似虎的冲上来。

张鹤仙的家奴平时欺负一下良善老百姓还行,一看到豹子等人,立刻就怂了。

在洛阳城内,能够动兵器的,只能是官府。

而敢和官府动兵器的,要么是反贼,要么就是死人。

张鹤仙一看到来人,心头咯噔一下。

“阁下,老夫张鹤仙,先帝亲封从五品殿前御医,虽然已经告老还乡,却是还有几分人脉,不如阁下给老夫几分薄面。”

“你算什么东西。”豹子冷哼一声:“某还是御前侍卫,正四品,这是当今圣上钦赐的令牌,敢在某家面前逞威风,你还不够格。”

张鹤仙的脸色一变,心中已经升起几分悔意。

难道是武则天派来的?

“原来是御前侍卫大人……老夫失敬了……”

“把人带走。”豹子不欲多言,挥了挥手,便让自家兄弟拿人。

“大人,你这是何意?”张鹤仙立刻上前阻拦道。

“什么意思?我家大人怀疑你毒害百姓,勒索钱财,如今你的百草堂已经被封了,百草堂的大夫和跑堂都已经被关入大理寺铁牢中,他们对于你的罪行已经供认不讳。”

“大人,你这是要在这青天白日下构陷我不成?老夫行医多年,一直无愧于心……”

“有愧没愧,进了大理寺再说。”豹子看似耿直,实则深知为官之道,所谓说的多错的多,所以他打从一开始就不打算给张鹤仙多说的机会。

只要送入大牢中,哪怕是忠良也要先脱层皮。

再说了,从另外一边去查封百草堂的兄弟那里得知,这张鹤仙实在算不上什么忠良。

只要认定了罪行,哪怕是没证据,也能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

“白先生,在下来迟一步,还请恕罪。”豹子向白晨拱手道。

“有劳了,代我向狄大人道谢。”白晨微笑的回应道。

白晨知道,众仙馆从开业那天起,狄仁杰和武则天就派人在街头暗守,就是防止有人来捣乱,当然了,也是为了卖人情。

估摸着如果豹子再迟来一步,到时候来拿张鹤仙的就不是大理寺的官差,而是皇家近卫军了。

“白先生,这些人怎么处置?是否一并带走?”豹子指着地上的那些病人,这些病人大部分都还没苏醒。

白晨看了眼那些洛阳城的名医,或者是医馆的东家。

“给他们每个人的五百两补偿安置,少一两我就让你们抄家灭族!豹子兄弟,麻烦你帮我盯着他们,若是他们没按照我的话做,那就别跟他们客气。”

“在下晓得,若是他们敢在我的眼皮下耍花样,定当不饶了他们。”

那些人个个面如土色,这次不但没能达成目的,反而还成就了众仙馆的名声。

这还不止,他们还要破财消灾,而且还惹下这天大的麻烦,真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每个人都是有苦难言,心中悔恨不已,却是不敢反驳。

这五百两可不是小数目,绝对要让他们伤筋动骨,甚至是倾家荡产。

白晨看向张鹤仙:“至于他……不用给他上刑,他活不了太久。”

现场围观群众数十双眼睛看着这一幕,不少人都拍手叫好,对于这些人他们早就不顺眼了。

这些自称名医的家伙,个个都是衣冠禽兽,唯利是图。

也不知道多少人因为看不起病,死在他们的门前,而且还对其他同行进行打压。

如今可好,终于碰上了一个铁疙瘩,把自己撞的头破血流。

不过,在人群中有一双眼睛,却是带着几分寒意。

“殿下,是否需要老奴将那张鹤仙捞出来?”

“不用,那张鹤仙已经没用了,再找个人,去接收了张鹤仙的家产。”

“那此人和这众仙馆呢?”

“动了我的人,那就是不给我面子,我便让他们灰飞烟灭!”(未完待续。)

陇南治疗前列腺炎费用
陇南治疗前列腺炎医院
陇南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
陇南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
陇南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